港股Biotech股價(jià)巨震,禁售期滿(mǎn)暴跌57%!資本在恐懼什么?

能讓各方面一起信心全無(wú),爭先恐后“跑路”的公司,多多少少都帶點(diǎn)問(wèn)題。

撰文| 石若蕭
編輯| 潤嶼 頓河
由于交易量不足,如今的港股早沒(méi)了2018年18A剛推出時(shí)的盛況,成了行業(yè)“退而求其次”的IPO選項。
這么個(gè)稱(chēng)不上一潭死水,卻也遠談不上活躍的市場(chǎng),時(shí)不時(shí)還會(huì )傳來(lái)一記暴跌慘案,令人驚嚇。
6月24日,周一,港股上市Biotech君圣泰醫藥開(kāi)盤(pán)即下跌,盤(pán)中最大跌幅一度超過(guò)61%,最終收盤(pán)跌幅逾57%,收報1.52港元。
今日,君圣泰醫藥股價(jià)稍微漲回來(lái)了一些,但不多。這家距當初成功上市僅半年的公司,股價(jià)幾乎只剩下最高點(diǎn)的十分之一,市值更是連10億都不到了。
暴跌當日,市場(chǎng)上并沒(méi)有傳出任何有關(guān)研發(fā)管線(xiàn)進(jìn)展的消息,隨后公司發(fā)表的聲明是:“確認并不知悉任何有關(guān)股份價(jià)格近期出現波動(dòng)的原因,亦確認集團的業(yè)務(wù)營(yíng)運維持正常,且業(yè)務(wù)營(yíng)運及財務(wù)狀況并無(wú)發(fā)生任何重大不利變動(dòng)”。于是,所有人都把目光轉移到了可能性最大的原因——禁售期滿(mǎn)上。
香港聯(lián)交所在指引信HKEx-GL51-13中要求,配售給基石投資者的首次公開(kāi)招股股份必須設置禁售期,一般為上市日期起計至少6個(gè)月。而據香港聯(lián)交所《主板上市規則》10.07(1)條規定,控股股東在上市后有12個(gè)月的鎖定期,包括6個(gè)月的禁售期加上期滿(mǎn)后6個(gè)月內不得喪失控股股東地位(創(chuàng )業(yè)板則分別為12個(gè)月)。
君圣泰醫藥于2023年12月22日上市,截至2024年6月21日(上周五),正好滿(mǎn)6個(gè)月。
如果大股東到禁售期滿(mǎn)后拋售,可能會(huì )引發(fā)其他中小投資者跟風(fēng)出逃,進(jìn)而導致股價(jià)大跌。不過(guò)現實(shí)中,每個(gè)投資者對公司的未來(lái)都有不同的判斷,行動(dòng)不可能完全一致。而能讓各方面一起信心全無(wú),爭先恐后“跑路”導致股價(jià)崩盤(pán)的公司,多多少少都帶點(diǎn)問(wèn)題。

解禁引發(fā)的風(fēng)波

《君圣泰醫藥最終發(fā)售價(jià)及配發(fā)結果公告》顯示,6月21日,包括泰格醫藥、鴻圖資本、海普瑞、深圳前海海創(chuàng )基金等在內21家首次公開(kāi)招股前的投資者都到了禁售期最后一天,合計解禁股份占比約為42.2%。
1719475081357.jpg
圖|《君圣泰醫藥最終發(fā)售價(jià)及配發(fā)結果公告》
此外,君圣泰醫藥IPO過(guò)程中的基石投資者是滄州創(chuàng )融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,為國有全資背景。其獲分配了9487500股,占于上市時(shí)需禁售的股票數目1.84%,解禁日期為2024年12月21日。
也就是說(shuō),一眾機構迫不及待地“跑路”,唯獨把這家國資給埋里頭了。
1719475120979.png
圖|《君圣泰醫藥最終發(fā)售價(jià)及配發(fā)結果公告》
大股東拋售數量較大時(shí),會(huì )對股價(jià)產(chǎn)生顯著(zhù)影響,可能傳遞出公司前景不被看好的信號,同時(shí)使中小投資者產(chǎn)生恐慌心理。從基本面上看,君圣泰醫藥的經(jīng)營(yíng)狀況的確相當堪憂(yōu)。
據招股書(shū)和財報信息,君圣泰醫藥的2021年、2022年、2023年歸屬股東凈利潤分別為-2.21億元、-1.9億元、-9.39億元。同期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現金流凈額也全是負數,分別為-9054.6萬(wàn)元、-1.72億元、-3.58億元。
誠然持續虧損是大多數Biotech的現實(shí)共性,投資者押注的是未來(lái),可這家公司的未來(lái)也籠罩著(zhù)一層陰霾。
君圣泰醫藥的核心在研管線(xiàn)有兩條:熊去氧膽小檗堿HTD1801和多肽藥物HTD4010。前者主要的攻克對象是2型糖尿??;后者擬開(kāi)發(fā)治療酒精性肝炎。然而目前這些適應證領(lǐng)域競爭極為激烈,尤其在禮來(lái)、諾和諾德的帶領(lǐng)下,來(lái)自MNC、本土Pharma與Biopharma的各種GLP-1類(lèi)受體激動(dòng)劑都在攻城略地。反觀(guān)君圣泰醫藥這樣的小公司,目前其體量、渠道、資金、研發(fā)進(jìn)度均不占優(yōu)勢,即便成功商業(yè)化,市場(chǎng)前景依然不明朗。
回溯歷史,港股生物醫藥企業(yè)中,因為禁售期滿(mǎn)導致股價(jià)異動(dòng)的案例并不少見(jiàn)。
來(lái)凱醫藥是一個(gè)典型案例。2023年6月,來(lái)凱醫藥上市,發(fā)行價(jià)為12.41港元,隨后股價(jià)一路震蕩上行,并于11月2日盤(pán)中觸及26.45港元高位,區間累計漲幅超102%。
然而到了2024年,來(lái)凱醫藥調轉頭一路快速下跌,開(kāi)年首月股價(jià)便跌去近八成,并于2月6日觸及歷史低點(diǎn)3.15港元。雖然后來(lái)有所回調,但至今沒(méi)漲回發(fā)行價(jià),連日徘徊在5.5港元左右水平。
來(lái)凱醫藥在2024年暴跌的原因,一方面是生物醫藥板塊大盤(pán)行情不佳;另一方面也離不開(kāi)去年12月29日其基石投資者陸續解禁后引發(fā)的資金砸盤(pán)。其中基石投資者解禁股數達5480.65萬(wàn)股,占已發(fā)行股本的比例為14.05%。
數據顯示,2024年1月11日,來(lái)凱醫藥基石投資者之一的寧波姚商燕創(chuàng )宸凱股權投資合伙企業(yè)(有限合伙)實(shí)控人劉增以平均價(jià)15港元的價(jià)格賣(mài)掉了36.7萬(wàn)股。
無(wú)獨有偶,去年9月正式登陸港交所的宜明昂科,按6個(gè)月時(shí)間來(lái)算,上市解禁期在今年3月4日,彼時(shí)公司的股價(jià)發(fā)生了連日劇烈波動(dòng),先連跌三日:3月4日,跌8.58%;3月5日,跌11.74%;3月6日,跌4.26%。第四天3月7日又轉而猛漲近50%。接下來(lái)又轉入了漫長(cháng)的震蕩下行。
宜明昂科的股價(jià)異動(dòng),沒(méi)人能說(shuō)得清是多空雙方的角力所致,還是蓄意操盤(pán)的結果。對此公司只是發(fā)表了一則不痛不癢的公告,稱(chēng)其并不知悉導致股份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的任何原因,且確認集團的業(yè)務(wù)營(yíng)運及臨床開(kāi)發(fā)維持正常,財務(wù)狀況并無(wú)重大不利變動(dòng)。據董事合理查詢(xún)后確信,基石投資者對集團的未來(lái)發(fā)展及前景仍然充滿(mǎn)信心。
不過(guò)令人玩味的是,就在解禁期滿(mǎn)的三天前,即3月1日,宜明昂科發(fā)布公告,稱(chēng)公司執行董事、首席財務(wù)官及授權代表辭職。
截至發(fā)稿,宜明昂科股價(jià)為14港元,與當初的18.6港元發(fā)行價(jià)仍有一定距離。

不同的市場(chǎng),不同的規則

醫藥行業(yè)外,解禁引發(fā)的風(fēng)波同樣不少。引發(fā)最多討論的案例發(fā)生在去年6月,彼時(shí)粉筆解禁首日股價(jià)下跌了18.62%,次日下跌了38.47%。結果引發(fā)了粉筆CEO張小龍在朋友圈暗諷高瓴資本創(chuàng )始人,“前一位號稱(chēng)做價(jià)值投資的大佬跟我說(shuō),他投教育是為了做公益,是不需要退出的,結果這個(gè)大佬在解禁第一天無(wú)腦狂賣(mài)”。
雖說(shuō)投資者和上市公司多數時(shí)候站在一條船上,但若前者對后市不看好,變臉也很堅決。然而歸根結底,解禁當日股價(jià)漲跌只能代表市場(chǎng)短期反應,如果上市公司經(jīng)營(yíng)得當,業(yè)績(jì)良好,總能吸引到新資金,并不用在意誰(shuí)的去留。
或許正是為此,后來(lái)張小龍也選擇了向張磊道歉,反思道“無(wú)論是否優(yōu)秀,投資人買(mǎi)賣(mài)都是正常,都是自己的權利,沒(méi)有任何意見(jiàn),吐槽買(mǎi)賣(mài)是自己無(wú)能的表現?!?/span>
縱覽港股、美股、A股三大資本市場(chǎng),港股可謂引發(fā)了最多的解禁相關(guān)風(fēng)波。原因或許在于,三地間規則不盡相同,美股最自由,A股最嚴苛,都缺乏“爭”的必要。唯有夾在中間的港股成了矛盾的集中爆發(fā)點(diǎn)。
美股對于鎖定期(lock-up period)的規定主要來(lái)自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(huì )(SEC)頒布的Rule 144,規定了特定股東持有的特定證券禁止轉售股份的限制期間。但Rule 144關(guān)于鎖定期的規定僅適用于限制性證券(restricted securities)和控制性證券(Control Security)。
兩者之外,美國證監會(huì )對IPO鎖定期(lock-up period)沒(méi)有強制性規定,一般由上市公司與承銷(xiāo)商簽署鎖定期協(xié)議(lock-up agreement)并在提交上市文件時(shí)一同披露即可,鎖定期限制的對象通常是控股股東、實(shí)際控制人、高管和部分核心員工,有時(shí)還會(huì )包括VC等早期投資方,但通常不包括持有期權的普通員工。
雖然監管部門(mén)并不作強制要求,但為了避免相關(guān)人員在鎖定期滿(mǎn)之后立即拋售股票造成公司股價(jià)大跌,上市公司與各方簽署鎖定期協(xié)議是普遍操作,一般約定為90-180天。最終安排往往是各方博弈的結果。
以2012年上市的Facebook為例,其在IPO時(shí)披露的鎖定期是180天,結果鎖定期屆滿(mǎn)后,股價(jià)較發(fā)行價(jià)下跌了近50%,于是Facebook在后來(lái)實(shí)施了更為嚴格的鎖定期政策,分五個(gè)階段解鎖相關(guān)受限人員持有的股票。
相較于美股與港股,A股有關(guān)股票鎖定期安排最為嚴格。
根據《公司法》第141條的規定,發(fā)行人首次公開(kāi)發(fā)行股票前已發(fā)行的股份,自發(fā)行人股票在證券交易所上市之日起一年內不得轉讓。而在《公司法》的一般性限制之外,各類(lèi)特殊和例外情況則散見(jiàn)于各種法規、規章的規定,并由中國證監會(huì )或交易所在監管或審核問(wèn)答中予以進(jìn)一步明確,根據具體情形不同,可能適用18個(gè)月、24個(gè)月、36個(gè)月鎖定期不等。
例如,IPO前股東持有的股份一般鎖定一年,但控股股東及實(shí)際控制人持有的股份鎖定36個(gè)月;IPO前十二個(gè)月內增資擴股的股份要鎖定36個(gè)月(從新增股份辦理完成工商登記手續算起);IPO前十二個(gè)月內進(jìn)行過(guò)轉增、送紅股,視同增資擴股,鎖定36個(gè)月(從新增股份辦理完成工商登記手續起算)。
限售股解禁的過(guò)程也很復雜,限售股股東先要向交易所提交解禁申請;然后由交易所對申請進(jìn)行審核,確認解禁股份的數量、持股人等信息;解禁后,交易所對解禁股份的交易進(jìn)行實(shí)時(shí)監控,確保市場(chǎng)秩序穩定。同時(shí)上市公司還需要按相關(guān)規定披露相關(guān)信息,包括解禁股份的數量和股東名單等。
總體看來(lái),美股和港股鎖定期的期限更短且更寬松,前者極少監管,把一切交給市場(chǎng)各方去自由博弈;后者確立了基本的鎖定期,要求同時(shí)給予發(fā)行人更多的自主權。而A股對于上市股票鎖定期的監管最為嚴格,體現了我國監管機構對中小投資者權益的保護精神。
值得一提的是,在證監會(huì )最新推出的“科創(chuàng )板八條”第七條中提到“強化監管政策正向激勵,引導創(chuàng )始團隊、核心技術(shù)骨干等自愿延長(cháng)股份鎖定期限”——也就是說(shuō),將來(lái)鎖定期可能會(huì )進(jìn)一步被鼓勵延長(cháng)了。
另?yè)?,近日又有一批生物醫藥企業(yè)陸續到了解禁期。6月25日,三年前A股上市的百克生物解禁1.71 億股;7月1日,前沿生物約1.6億股限售股份將解禁并上市流通,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42.7%。

來(lái)源:E藥經(jīng)理人

聲明:文觀(guān)點(diǎn)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煜森資本立場(chǎng),歡迎在留言區交流補充;如需轉載,請務(wù)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(lái)源。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(wèn)題,請在本平臺留言,我們將在第一時(shí)間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