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首款“糞便療法”獲批,微生態(tài)制藥賽道終于破冰了

以下文章來(lái)源于:氨基觀(guān)察,氨基觀(guān)察

在過(guò)去的十年中,利用腸道微生物組,對患病人群進(jìn)行治療的想法非??駸?。


這無(wú)可厚非。許多研究表明,居住在我們腸道中的微生物物種,能夠與宿主密切而持續地交流。而這些“交流”的結果,不僅直接影響消化道的健康,還可以直接影響整個(gè)身體的健康。


水能覆舟,亦能載舟。利用“微生態(tài)”的平衡之道,我們或許能夠獲得意想不到的結果。


神藥綠谷GV-971,就成功“借鑒“了這一理論。經(jīng)歷多次失利后,其治療阿爾茲海默癥的基礎,轉道腸道菌群假說(shuō):人體腸道菌群失衡,導致全身系統混亂,最終導致神經(jīng)炎癥和老年癡呆的發(fā)生。


不過(guò),遺憾的是,除了綠谷制藥,這一領(lǐng)域的玩家鮮有成功者。相反,Kaleido Biosciences、4D Pharma等明星公司相繼破產(chǎn),給這一賽道逐漸蒙上陰影。


好在,困難時(shí)期,反轉出現了。11月30日,Rebiotix公司的Rebyota,成為首款經(jīng)FDA批準的糞便微生物組療法。


跌跌撞撞,微生態(tài)制藥賽道終于破冰了。


/ 01 /

解決抗生素耐藥的另一種答案


在知乎上,有人將抗生素的發(fā)明,稱(chēng)之為人類(lèi)健康史上唯二的質(zhì)變之一。另一個(gè),是火和熟食的發(fā)明。


這么說(shuō)也不夸張??股氐呐R床應用,直接讓人類(lèi)對抗細菌從小米加步槍時(shí)代,進(jìn)入飛機大炮年代,不僅挽救了上百萬(wàn)人的生命,還把人類(lèi)平均壽命提高了十年以上。


不過(guò),凡事總要講個(gè)但是。因為抗生素大規模的使用,隨之而來(lái)的耐藥性問(wèn)題也越來(lái)越突出。比如,艱難梭菌感染的治療就是一個(gè)難題。


艱難梭菌感染是一種腸道細菌感染,可能導致感染者衰弱的腹瀉,但也可能導致更嚴重的后果,如結腸炎癥或結腸炎、中毒性巨結腸和死亡。


自從四十多年前,艱難梭菌被發(fā)現以來(lái),萬(wàn)古霉素一直是最常用的治療藥物。然而,艱難梭菌作為頑強的抗生素耐藥性細菌之一,大量的患者會(huì )持續復發(fā)。


據估計,約35%艱難梭菌確診者會(huì )發(fā)生復發(fā)。而在經(jīng)歷過(guò)第一次復發(fā)的患者中,有65%的病患會(huì )再次產(chǎn)生復發(fā),相當難纏。


這導致,復發(fā)性艱難梭菌感染,一直是美國醫院獲得性感染的主要原因,其每年可造成美國約50萬(wàn)人感染,以及約2萬(wàn)人死亡,破壞力極大。


很顯然,對抗艱難梭菌,我們需要更有效的治療手段。在這一背景下,Rebiotix的糞便療法RBX2660站了出來(lái)。


/02 /

恢復微生物群落防止感染


為什么艱難梭菌會(huì )反復感染?一個(gè)核心原因是,腸道的微生物種群被破壞了。


大家知道,人體腸道含有數百萬(wàn)個(gè)微生物,通常被稱(chēng)之為“腸道微生物組”。當患者接受抗生素治療時(shí),可能會(huì )破壞腸道的微生物平衡,進(jìn)而造成艱難梭菌的大量增殖與分泌毒素。


那么,如何恢復腸道菌群之間的平衡呢?Rebiotix給出的答案是,糞便移植。


RBX2660的核心成分是“糞便”,由符合要求的捐贈的人類(lèi)糞便制成。簡(jiǎn)單來(lái)說(shuō),其作用是,通過(guò)單劑量直腸給藥的方式,能夠促進(jìn)患者腸道菌群的恢復,防止艱難梭菌感染的進(jìn)一步發(fā)作。


今年5月,Rebiotix宣布RBX2660臨床3期試驗達到主要療效目標。


結果顯示,經(jīng)過(guò)8周的治療后,RBX2660治療組約有70.4%的患者沒(méi)有復發(fā),而安慰劑組只有58.1%的患者沒(méi)有復發(fā)。也就是說(shuō),RBX2660治療組的治療效果,要稍好于安慰劑組。


當然,RBX2660也存在諸多局限性。


其一,RBX2660能否成為標準化療法存疑。目前,該臨床入組的受試者中,超90%為白人人種。這也意味著(zhù),其有效的結論,或許僅限于白人人中。


其二,RBX2660的長(cháng)期安全性是否可靠。根據其臨床數據來(lái)看,在盲法治療后6個(gè)月內,RBX2660組報告的副作用發(fā)生率為55.6%,而安慰劑組只有44.8%。


FDA咨詢(xún)委員會(huì )也是表示,希望看到更多關(guān)于此藥品的安全性數據,以及在不同膚色人種的臨床數據。


不過(guò),因為迫切的臨床未滿(mǎn)足需求,FDA依然批準RBX2660成為復發(fā)性艱難梭菌感染患者的治療新選擇。


FDA生物制品評估和研究中心主任Peter Marks博士表示,“該療法的批準,是對艱難梭菌感染患者復發(fā)患者護理的進(jìn)步”。


/ 03 /

下一個(gè)撞線(xiàn)的是誰(shuí)?


對于整個(gè)微生態(tài)制藥賽道來(lái)說(shuō),RBX2660的成功獲批無(wú)疑影響深遠。


雖然看似玄學(xué),微生態(tài)醫藥以及微生物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的商業(yè)探索從未止步。在美股市場(chǎng),出現了專(zhuān)門(mén)以研究微生態(tài)制藥的明星biotech。其中,Seres Therapeutics是最具代表性的企業(yè)。


早在2020年8月,其拳頭產(chǎn)品SER-109在幾經(jīng)周折后,終于取得了顯著(zhù)降低復發(fā)性艱難梭菌感染復發(fā)幾率積極結果。只不過(guò)在上市進(jìn)度上,落后于Rebiotix的RBX7455。


微生態(tài)制藥不局限于防止艱難梭菌復發(fā)感染,研究表明,腸道菌群與某些疾病之間存在聯(lián)系,具體包括消化系統疾病、代謝類(lèi)疾病、免疫系統疾病以及神經(jīng)系統疾病等。


因此,作為領(lǐng)頭羊的Seres Therapeutics備受矚目,其市值一度超過(guò)50億美金。


n.sinaimg.jpg


實(shí)際上,不僅是biotech,包括,輝瑞、羅氏、強生等跨國制藥巨頭,在微生態(tài)制藥賽道領(lǐng)域有所布局。熱潮,也早已傳至國內。


在國內,包括未知君生物、慕恩生物、承葛生物、知易生物、厭氧生物等biotech均完成了多輪融資。


其中,未知君生物的糞菌移植藥物XBI-302已經(jīng)獲得FDA的臨床批準,擬開(kāi)展治療急性移植物抗宿主病的研究。


當然,不管是國內,還是海外,大部分微生態(tài)制藥都處于早期研究階段,存在較大變數。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這一賽道存在較大變數。


事實(shí)也是如此。在過(guò)去幾年中,該領(lǐng)域一直受到“失敗”的困擾,Kaleido Biosciences、4D Pharma等明星公司相繼宣告破產(chǎn)。


眼下,首款糞便微生物組療法獲FDA批準,無(wú)疑能夠給這一賽道參與者注入信心。那么,下一個(gè)撞線(xiàn)的選手,將會(huì )是誰(shuí)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