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otech的困境:破發(fā)、并購、賣(mài)身!出路在哪?

以下文章來(lái)源于藥智網(wǎng) ,作者茴香

一年之內,Biotech從資本市場(chǎng)的“宇宙中心”,跌落凡間。


在過(guò)去幾年里,伴隨著(zhù)創(chuàng )新藥發(fā)展窗口期的到來(lái),無(wú)數中小型Biotech異軍突起,在資本市場(chǎng)一路高歌,更有不少野心家,喊出了“從Biotech到Biopharma”的口號。


不過(guò),資本向來(lái)不會(huì )長(cháng)情。


隨著(zhù)生物制藥領(lǐng)域失去往日輝煌,Biotech面臨融資困境、管線(xiàn)研發(fā)放緩、合作遇冷等“寒冬”現象,破發(fā)、并購、賣(mài)身已成為常態(tài)。


譬如,近日云頂新耀退回Trop2 ADC的權益,被市場(chǎng)普遍認為對經(jīng)營(yíng)狀態(tài)不自信的表現,果真如此?亦或另有一片天地?


誠然,在通往創(chuàng )新藥的珠峰上,一路都是Biotech的“凍死骨”!中國B(niǎo)iotech之路,下半場(chǎng)如何繼續?


“創(chuàng )新”啟示錄


何以成為Biotech中最閃耀的星星,云頂新耀的回答一定是:創(chuàng )新。


2019年一個(gè)普通的春日,云頂新耀與Immunomedics卻在一場(chǎng)意外邂逅中結緣:


云頂新耀以6500萬(wàn)美元的預付款+7.7億美元的里程碑金額,從Immunomedics手中拿下了Trodelvy的權益,正式結姻。


從近幾年的發(fā)展來(lái)看,云頂新耀的眼光足夠老道,ADC發(fā)展至今火爆異常。


隨后,抗毒傳奇吉利德的加入,更讓資本市場(chǎng)異常興奮:


以210億美元的價(jià)格,收購Immunomedics,直奔Trodelvy而來(lái)。


不負眾望的是,拿下Trodelvy的云頂新耀,鼓足干勁力爭上游,很快使其在新加坡和國內獲批上市:


用于治療既往接受過(guò)至少兩種系統治療(其中至少一種為針對轉移性疾病的治療)的不可切除局部晚期或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(TNBC)成人患者。


在此期間,云頂新耀順利赴港上市,市值一度超過(guò)200億港元。


鮮花與掌聲下,云頂新耀帶著(zhù)自己的創(chuàng )新策略,實(shí)現了登頂珠峰錢(qián)前的小目標。


掌聲戛然而止,云頂新耀卻選擇了賣(mài)出自己的拳頭產(chǎn)品。


“ADC領(lǐng)域形式嚴峻,靶點(diǎn)、適應癥高度重合,和同類(lèi)型的ADC藥物相比,優(yōu)勢欠缺?!币晃徊辉妇呙乃幤罂偨?jīng)理說(shuō)道。


“種子選手”關(guān)鍵


近幾年,得益于創(chuàng )新藥紅利期,無(wú)數Biotech如雨后春筍般崛起。


“只要管線(xiàn)故事好,不愁眼前沒(méi)錢(qián)燒”。


一大批中小Biotech,甚至過(guò)早地從“從Biotech到Biopharma”,紛紛圈地建廠(chǎng)、組建商業(yè)化團隊等,但現金儲備已捉襟見(jiàn)肘,強依賴(lài)于融資。


只考慮資本的故事,而較少地考慮產(chǎn)品的競爭力和后期市場(chǎng)潛力,導致在創(chuàng )新藥領(lǐng)域形成了一片白熱化競爭的紅海。


與此同時(shí),衍生出來(lái)的跟隨型創(chuàng )新現象由于不是真正的創(chuàng )新,此時(shí)研發(fā)的新藥已經(jīng)不是Me-too,而是We-too。


這時(shí),隨著(zhù)資本的撤離,無(wú)數Biotech危在旦夕。


云頂新耀退回Trop2 ADC的權益,或告訴了Biotech企業(yè)一個(gè)道理,寒潮下人人應自危,畢竟“保命要緊”。


“對于純創(chuàng )新型公司,目前形式相當嚴峻,如果沒(méi)有大公司輸血,后面生存面臨難題?!睂?zhuān)家說(shuō)道。


那么,什么樣的Biotech的“種子類(lèi)”選手,才能在寒潮中屹立不倒,笑傲江湖?


“獨一無(wú)二”的爆款產(chǎn)品 

“金種子產(chǎn)品一定是Biotech企業(yè)生存和發(fā)展的關(guān)鍵,而且必須滿(mǎn)足臨床未被滿(mǎn)足的需求,回歸藥品本身的研發(fā)初衷,做好基礎研究,才能有所突破?!睂?zhuān)家說(shuō)道。


其次,產(chǎn)品的立項也至關(guān)重要。


他認為,不一定非要FIC才是好藥,對于風(fēng)險大、投入多、成功率低下的創(chuàng )新藥來(lái)說(shuō),改良型新藥不失為新的鉆研方向。


“在帶量采購、鼓勵創(chuàng )新的大環(huán)境下,改良型新藥的研發(fā)難度,介于源頭創(chuàng )新藥和仿制藥之間,為藥企帶來(lái)豐厚回報的同時(shí)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風(fēng)險與投入?!?/p>


持續的現金流 

要說(shuō)寒潮下什么最重要?那一定是拿在手里的鈔票。


藥企擁有穩定良好的經(jīng)營(yíng)性現金流,可以以自身的造血能力來(lái)不斷擴大企業(yè)規模,是利于藥企健康發(fā)展的戰略,而不是依賴(lài)于資本市場(chǎng)。


同時(shí),不斷降低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成本,壓縮一切非必要的投資支出,以應對市場(chǎng)的不確定性。


在專(zhuān)家看來(lái),目前國內Biotech的發(fā)展之所以屢屢受困,主要是因為太多企業(yè)“被迫去做自己不擅長(cháng)的事情”,需要厘清以上2種能力,重新復盤(pán)企業(yè)發(fā)展方向。


Biotech如何登頂


隨著(zhù)IPO破發(fā)成為常態(tài),Biotech面臨融資困境、管線(xiàn)研發(fā)放緩、合作遇冷等“寒冬”現象。


不愿具名的藥企總經(jīng)理卻認為,這才是“Biotech群雄涿鹿,大浪淘沙始見(jiàn)金”。


就目前國內的大健康產(chǎn)業(yè)來(lái)看,中國人口眾多且老齡化加快,對于健康的需求非常大,這是目前的市場(chǎng)情況。


但對于資本市場(chǎng)來(lái)說(shuō),只關(guān)心企業(yè)研發(fā)的藥品是否成功上市,是否能夠打入市場(chǎng),才算真正的成功。


“IPO破發(fā)、出海失敗,這是對國內內卷藥企的警示?!?/p>


在他看來(lái),帶量采購以來(lái),國內仿制藥企降價(jià)廝殺,藥品“地板價(jià)”屢見(jiàn)不鮮,仿制藥市場(chǎng)一片“紅?!?,使一些企業(yè)將目光轉向創(chuàng )新藥“藍?!敝?。


但極少企業(yè)能負擔創(chuàng )新藥的研發(fā)成本和風(fēng)險。


“改良型新藥或是一個(gè)好賽道?!?/p>


藥企應該以市場(chǎng)為導向,解決未被滿(mǎn)足的臨床需求,專(zhuān)注于某一細分領(lǐng)域,成為“隱形冠軍”,從而獨占半壁江山。


“不僅如此,應該加緊對政策的研究,從歐美等先進(jìn)國家的醫藥政策,來(lái)預判國內醫藥政策方向、提前布局,這些才是Biotech企業(yè)立于不敗之地的關(guān)鍵?!?/p>


聲明:本文觀(guān)點(diǎn)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煜森資本立場(chǎng),歡迎在留言區交流補充;如需轉載,請務(wù)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(lái)源。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(wèn)題,請在本平臺留言,我們將在第一時(shí)間刪除。